您的位置 品牌邮箱网 > 资讯合集 > 邮件写得好,工作不愁找 | 730封邮件大多石沉大海是怎样的体验?

邮件写得好,工作不愁找 | 730封邮件大多石沉大海是怎样的体验?


原文作者:Ronith Stanly

虽然Ronith Stanly在找工作时屡屡碰壁,但他从建设性反馈中学会了如何让自己更出色。

2014年,我在印度特里凡得琅政府工程学院的本科刚读到一半,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启动自己的科研事业了。我开始早早地申请国外的工作,为毕业后做准备。

Ronith Stanly会量身定制给潜在导师的邮件,并在此过程中结识了很多良师益友 。来源:Maria Jarrous

我曾是美国费米实验室“mu2e”缪子-电子转换实验科研实习生的三名候选者之一,可惜最后落选了。经过这次的打击,我决定在我更喜欢的流体力学领域申请研究项目。我认识到,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并持之以恒十分重要。


我开始给实验室负责人写邮件,这些实验室的研究看起来很有意思,我还申请了一些招聘项目。我前前后后总共写了700多封邮件,几乎全部石沉大海。多数情况下,我连回信都没收到。


但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绝给我上了职业生涯中既宝贵又关键的一课,它让我认识了许多我从未谋面的科研人员,并换来了他们的友谊和建议。


疫情期间的封锁措施减少了研究人员见面和在会议上交流的次数,我相信我的“邮件轰炸”学术应聘方式或许能为别人提供借鉴。以下是我从自己的失败中总结的教训。

别写不走心的邮件

一开始,我发给很多科研人员的邮件内容都大同小异,只是改了下发送地址。我马上意识到别人不会回复这种模式化的邮件。如果想得到回复,邮件必须写得更具体,要包含与收件人息息相关的信息,并准确指出我对他们哪个研究方向感兴趣。


于是,我开始定制邮件,更仔细地阅读收件人发表的论文,提出在我看来有建设性的提议,为他们的研究方向建议更好的解决办法。有些时候,我甚至会基于自己的想法在家动手做一些初步实验。


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在我的客厅里建造了一个风洞工作模型,为的是研究风在汽车、航天飞机等缩尺模型周围的流动方式。虽然这比实验室的研究更费时也更不严谨,但我乐在其中,也学到了很多,我还把工作照片附在邮件中,这引来了不少关注。


我在邮件里插入了各种图表、手绘的实验示意图、我在家做实验的照片,以及我对反馈的渴望。在将一封精心撰写的邮件发送给一位实验室负责人前,我通常要花上好几天,有时候甚至一个礼拜来构思准备。熬夜和周末写邮件成了家常便饭。


这些额外的付出提高了实验室负责人的回复率, 他们很欣赏我对他们研究的兴趣和热情(见“七年冷邮件”)。有时候他们只是想告诉我我的提议错在哪里。我完全不介意,因为这样一来一往就能打开对话。我会借此机会征求提高自身能力的建议,以便能在将来加入他们,这种方式往往能收获一些非常有用的建议。

来源:R. Stanly

一位研究人员建议我去印度更好的大学读研究生,这样就能提高我拿到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奖学金并读他博士的机会了。


还有一位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人员建议我加入一个研究实验室并发表论文,这会提高我拿奖学金的几率。这个建议可能让很多人觉得理所当然,但却让当时的我茅塞顿开——在我的认识的人中,没人拿过这种奖学金,也没人能给我这种建议。


第三位研究人员让我在8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一系列挑战,以此评估我是否适合加入他在加拿大卡尔顿大学的研究团队。我没有成功,但这个过程让我受益匪浅。


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LR)的一位研究人员非常好心地向我解释了虽然我有“不可否认的能力和热情”,但他为何要拒绝我的申请,因为另一位候选人在他们实验室的研究领域拥有更多的经验。

发表著作的重要性

我很快便意识到,我的本科学历不足以让我所受的科研教育得到别人的信任。 


我在当地跟着S. S. Suneesh还有Gopakumar Parameswaran做了一些本科生研究项目,并因此成为了两篇会议论文和两篇同行评议期刊论文的共同作者。在邮件中列出这些成就,让我的实习申请和科研型研究生的申请得到了更多回复。

研究单位和人脉能扭转乾坤

多亏了这两篇论文,我获得了俄罗斯Khristianovich理论与应用力学研究所(ITAM)为期一年的实习职位,这个研究所与欧洲和俄罗斯的航天局都有合作。


我在那里和Georgy Shoev一起工作,他专门利用计算模拟研究物理系统。我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向其他实验室发邮件提问题、交申请,将“ITAM计算空气动力学实验室科研实习生”作为邮件落款很有效。我发现那些实验室老板都听过我的实验室,回复率也更高了,有些人给我推荐了我能申请的资助机会,还有些人把我的邮件转发给了同事,让我能找到更适合我的岗位。这些都让我的选择更好了。


在这个实验室的工作经历还给了我其他优势:我的许多同事把我积极推荐给他们的合作者或是他们认识的人,看看哪里有我能申请的科研型研究生项目。我再也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地找关系了,我加入了我同事们的这个更大更广的人脉圈。

工作越难,机会越大

去年12月,我拿到了以色列理工学院科研型研究生学位,我的导师是流体力学研究员Steven Frankel,在那之后,我的申请邮件收到了比以前都多的正面答复。


最近我收到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墨尔本大学、巴塞罗那超算中心的博士录取通知书。我还成功拿到了几年前曾拒绝过我的德国航空航天中心的研究工程师入职函。


我最后决定去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跟着Philipp Schlatter读高性能计算博士。

早点开始,准备好失败

我本科读到一半就开始申请工作,这让我有机会从失败中学习,并利用这些经验往更高处走。虽然历尽艰辛,但我投身科研的初心给了我源源不断的动力,那些好心人的回复也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这需要刻苦努力,需要耐心,但最重要的——或许也是科研道路上最好的敲门砖——是要写很多很多邮件。

封面来源:unsplash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条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34213 Second.